首页 >  > 综合 >  > 正文

南京半数“机关人”称压力大 对收入不满意

2017年12月09日 16:00   官网:广州市泰佳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来源:网络转载

  南京半数“机关人”称压力大 对收入不满意,另有一位男嘉宾,性格比较敏感,心思特别细腻,在感情中偶尔会有侦探性格,甚至会去翻女朋友的手机。对此,黄澜建议道,“渡边淳一有一本书叫《钝感力》,就是人有时候不要太敏感了,稍微迟钝一点,反而有时候会提升你的幸福感。就我个人而言,早就被生活打磨得非常宽容了,不会在去在意太多的细节,反倒轻松了很多。”当从事理财的男嘉宾与候选女嘉宾在台上因为家庭理财问题产生分歧时,黄澜又支招称,“你从事理财,可以去理客户的财。家里的财,还是让老婆去理吧。在女生看来,其实是一种尊重的问题。”

南京半数“机关人”称压力大 对收入不满意

2014年03月21日09:22        手机看新闻
打印网摘纠错商城分享推荐          字号

分享到...

  • 分享到人人分享到人人
  • 分享到QQ空间分享到QQ空间
原标题:南京半数“机关人”称压力大 对收入不满意

  近日,南京市级机关工委和市社科院联合开展的“南京市机关人的全面发展”调查出炉,结果显示,南京机关人近半数表示“压力较大”,对收入的满意度最低。据悉,整个调查历时5个月,涉及全市96家市级机关,这类调查在全国属于首创。

  近半数机关人表示“压力较大”

  调查结果显示,南京机关人心理状况总体良好。相当部分机关人表示焦虑感比较严重,原因包括职场焦虑、自身价值认同等。

  南京机关人的压力指数为64.58分,其中一成被调查对象表示“压力很大”,近半数表示“压力较大”,只有4.9%的表示“压力不大”。心理压力来源排前三位的分别是“工作任务压力”(占比79.2%)、“职务升迁压力”(占比51.2%)和“家庭生活压力”(占比46.4%)。

  此外,南京机关人对自身健康满意度的评价也相对较低,为61.33分,大约只有一半的机关人对自己的健康现状感到满意。高学历群体健康指数低于低学历群体。

  机关人对收入的满意度最低

  前段时间,公务员该不该加工资,成为社会各界热议的话题。那么他们对目前的收入是否满意?调查结果显示,机关人对同事关系和家庭生活的满意度最高,而对收入的满意度得分最低。高学历群体对收入满意度低于低学历群体。行政级别越低,收入满意度得分越低。满意度最高的是局级干部。

  在回答人生最重要的选项时,有近九成人选择“健康”,排第二位的是“家庭”,其他选项依次是“事业”、“友情”、“财富”等。

  课题组分析认为,大多数机关人从事着具体执行工作,对现在单位缺乏归属感,“职业倦怠”直接影响他们的服务质量和工作效率。

  存在“知识恐慌”和“本领危机”

  目前,南京正在开展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对此,有三成左右的机关人认为,机关的官僚主义和形式主义处于“严重”状态,认为个别领导搞特殊化,对上级和官员的歌功颂德仍有市场;少数领导喜欢搞花架子,有的政策执行走过场,部分活动形式主义较多等。

  此次调查还显示,南京机关人存在着一定程度的“知识恐慌”和“本领危机”,有17.6%的人觉得“还有一定差距,需要进一步学习”。

  关于机关执行力调查显示,有一半以上的人认为机关干部履行职责的能力不强是影响机关执行力的重要因素。

  比如有的风险意识淡化,在个人名利上斤斤计较;有的岗位能力退化,不学习,凭经验做事等。(金陵晚报记者 钱奕羽)

(来源:金陵晚报

  阿森纳本赛季的引援问题又成为了大家关注的焦点,至目前为止,枪手只签下了扎卡一名大牌球员。枪手赛季开局便遭遇了中卫危机,默特萨克以及加布里埃尔季前赛相继受伤,默特萨克还需要伤缺达到半年之久。好在科斯切尔尼第二轮及时归队,枪手后防的稳定性有所提高,但是与他搭档的霍尔丁毕竟还是一名新加盟的年轻小将,这只是他首次英超处子赛季,阿森纳急需在中卫位置上引进一名强援。

  08年,橙衣军团倒在1/4决赛。虽然范尼在常规赛将尽之时,以头球扳回比分,却也最终无力回天。随后的加时赛,属于阿尔沙文。27岁的小将因此一战成名,却也残忍地击溃了老将范尼触及欧洲杯的最后希望。

  吴莎是在2013年全运会后退役的,两人的恋情今年1月初正式被公布,刘翔最近参加公开活动透露出的这两大信息,让外界猜测他很有可能已经与女友吴莎领了结婚证。或许这个事情很快就会得到证实,不论如何我们预祝刘翔和吴莎真的能“早生贵子”。(Red)

  国米今夏可谓乱了套,因不满俱乐部的引援策略,曼奇尼与球队管理层之间摩擦不断。报道透露,蓝黑主帅甚至不惜为此通牒苏宁,威胁对方要么给他一份合同并签订两巨星,要么他直接离队俱乐部另请他人执教。曼奇尼这一闹,彻底惊动了国米中国投资方。

标签:南京半数“机关人”称压力大 对收入不满意

责任编辑:齐厘公

bc新闻